2018年

家乡的春景

春天是个多梦的季候,颠末冬天的浸礼,春天变得更有韵味,分外是在家乡乡下,这种春天的景致更是表现的淋漓尽致,别具一格。可到了初中,我脱离了家乡,到外埠上学,每次想到家乡的春景,便会勾起我那淡淡的思乡之情。

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”。春天,是浪漫的字眼。春一来,故乡的桃花便也随之被带来了。试想,在暖风的破晓,享受着扑面吹来的东风,朦胧地不雅赏着那在园中随风飘舞的桃花,这般如诗如画的桃花,怎能不让民心生陶醉?我经常想:桃花仿佛是一种毒,一种瘾,让人无法不去缅怀它的美。

阳春仲春,故乡的小河畔长满了一排排柳树,璀璨的阳光透过树叶,露下点点光斑,那一排排的柳树挥舞着长长的柳絮,把春天的手向你伸来。坐在木质横椅上,闭上眼,只悄悄地坐着,用心感想熏染,便会身不由己地,被它的无限内蕴所折服。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“不知细叶谁裁出,仲春东风似剪刀”,这或许是贺知章的钟爱之物吧?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。随风潜天黑,润物细无声”。这或许是杜甫灵感的源泉吧?“暖日清风初破冻,柳眼梅腮,已觉春心动”。这是不是李清照感情萌动的意境呢?

“室冷沾苔藓,门清绝路岐”。走在小路上,不经意看见了已爬满墙的青苔,它是身穿绿衣的仙子,包涵吸纳了家乡的孤寂与哭泣。它就像一部史乘,从春秋战国甚至现在,见证了若干楼塌楼起,若干兴衰,若干如火如荼。它虽不起眼,但也足以成为家乡春天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

美,没着名字,不分种类。无论是哪种形式,桃花也好,柳树也好,照样青苔也罢,这种故乡的美会化成冲动缭绕在每小我的心间。

故乡,每一粒米,每一滴水,每一寸黄土,在我心中都是最美的,春去秋来,不变的是家乡的春景。